陌生的战场 熟悉的集结——战“疫”中的人民子弟兵-

陌生的战场 熟悉的集结——战“疫”中的人民子弟兵

【以艺战“疫”·钢铁长城】  光明日报记者 荣池  疫情便是指令,防控便是职责。战“疫”站位(中国画) 赵猛 2020·紧迫驰援(油画) 李如 一抹绿色(中国画) 彭明生 武汉阻击(中国画) 葛炎 出征(中国画) 郭维奇 抗“疫”勇士(中国画) 王一帆 疫情便是指令(中国画) 周益民 出征(中国画) 侯震 等待凯旋(中国画) 彭华竞 2020·热血出征(油画) 孙立新  在全国人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潮下,人民戎行再次展现出“定海神针”的效果。春晚还没有看完,老公便仓促拾掇行囊;孩子刚刚入眠,母亲就含泪离别;儿子说好要陪爸爸妈妈吃一顿年夜饭,也未能如愿。疫情发作后,各部队指战员及戎行医务人员自动请战,纷繁要求前往抗疫一线执行任务。  参与战“疫”以来,人民子弟兵不忘初心、紧记任务,发扬特别能喫苦、特别能战役的精力,同时间赛跑,与病魔比赛。很多感人的画面在美术家的笔下定格,温暖了乍暖还寒的初春,展现出人民戎行“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决心和担任。  罗田喜的《战“疫”》、孙立新的《2020·热血出征》、李如的《2020·紧迫驰援》、李利民的《出征》、王鹰的《疫情便是指令》都以行将乘飞机奔赴抗疫一线的人民戎行作为主题。画家们以中国画、油画、水彩等不同方式刻画出兵士们身背行囊、规整列队的身姿。不同著作中,或是晴空万里,或是大雪纷飞,但相同的都是武士们的一身戎装和他们带给人们的那份安心和决心。  折慧刚的《来了·解放军》聚集身处医院一线的戎行医务人员。画面中,身着戎衣的兵士正专心致志地收拾着空无一人的病床,口罩遮盖了他的面庞,病房的安静与青年兵士的沉着一起构筑起画面的情感基调。相同的体裁,彭明生的《一抹绿色》另辟蹊径,构图特别。画家以半弧形暖色勾勒画面概括,形如患者轻轻张开的眼睛,“眼前”的画面是三位正在操作医疗器械的戎行医务人员,画家以患者的视角打开创造,带给观者的则是一次特别的共情体会。  除了援助各地医院的戎行医务人员,各个部队也活跃采纳办法做好各自岗位的疫情防控作业。赵猛创造的《战“疫”、站位》中,三名兵士矗立在武汉火车站的广场上,他们肩靠肩、背对背,似乎构筑起一道没有死角的疫情防护墙。葛炎的《武汉阻击》是一幅单人肖像画。画面中,执勤的兵士身着戎衣、佩带口罩,布景里,空无一人的大街、高楼透出的星点灯光和高高挂起的红灯笼与兵士的孤单据守构成照应,让人动容。正是他们不管个人安危,据守岗位、勇挑重担,守护着大众的安全健康。  从1998年的抗洪抢险,到2003年的对立“非典”,再到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在危殆时间,人民戎行历来都是冲在第一线,以血性担任书写武士风貌。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发作,是对全国应急发动的一次检测,也是武士在和平时期面临的一次特别应战。  虽是生疏的战场,却是了解的集结。  《光明日报》( 2020年03月01日?09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